瑞士、開曼、盧森堡離岸避稅?都out了,現在是

 新聞資訊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8-03 09:53

特朗普最喜歡的離岸地是巴哈馬(Bahamas),

1987年7月時,特朗普就坐著他的私人飛機波音727飛到拿騷(巴哈馬首都),搶購了人家島上第一家大型賭場酒店—國際度假村(Resorts International),后來在售出時還賺了6,800萬美元。

特朗普最喜歡的岸上是美國特拉華州,

特拉華,以著名的“特拉華漏洞”,巴拿馬式的保密規則、稅收優惠和商業友好的普通法聞名,

特朗普稱,他有378家特拉華公司。

特拉華州的一座土黃色的不起眼的兩層小樓,威爾明頓北奧蘭治街1209號這個地址,是28.5萬家公司的注冊地址(2016年,衛報報道),特朗普和他的總統競選對手希拉里,都在1209號注冊過公司。

 

 

北奧蘭治街1209號,來源:網絡

28.5萬家,是開曼群島喬治城南教堂街阿格蘭屋(Ugland House)這個地址注冊公司家數的15倍,阿格蘭屋是1.8萬家公司,奧巴馬還曾怒斥阿格蘭屋為“世界上最大的辦公樓,或是最大的稅務騙局”。

16年競選總統時,特朗普講,“我不使用離岸公司,老實說,我認為離岸公司帶來的麻煩超過它帶來的價值”。

當然,他現在不必用離岸了,

因為,美國岸上已經形成了“世界最大避稅天堂之一”。

 

 

一名土耳其客戶正在將資產從巴哈馬轉移到美國內華達州(來源:STEPH DAVIDSON)

據波士頓估計,15年底,在美國有離岸資金8,000億美元,這雖遠遠落后于瑞士的2.7萬億美元,但預計還在以每年近6%的增速增長,增速僅次于香港和新加坡,

 

 

來源:FT

而同時,根據18年最新金融保密指數,美國的保密指數也僅此于瑞士,超過什么開曼、盧森堡、巴拿馬等傳統離岸避稅天堂。

外媒稱,美國通過撬開瑞士銀行的保險箱等各種手段,自己成了“新瑞士”。

好吧,今天看“新瑞士”美國的,避稅天堂成長史。

 

建自己的岸上金融

 

上世紀80年代以來,隨著凱恩斯主義的破產,經濟自由主義思潮復蘇,金融自由化在全球勢不可擋,大多數國家逐步放開了外匯管制,貨幣與資本市場開始無邊界地擴張,

“潘多拉盒”被打開,離岸金融市場迅猛發展,

加勒比海的島國們,更是以其完全的自制權,以免稅和保密機制為誘餌,開始撒了歡的奔跑著圈全世界的錢。

 

 

來源:網絡

為了搶這杯羹,90年代以來,美國也大力發展岸上金融,

首先,對非居民稅制改革,自1984年7月以后豁免投資組合利息預提稅,讓外國人放心的把錢投在美國,不收30%的預扣稅,

其次,在岸上特定的幾個州建立自己的離岸地,比如特拉華,有獨立的、“享有盛譽的”法院,允許提供保密的、低稅的公司架構和資產保護信托架構,讓外國人能把錢投進來,也讓美國自己人的錢也別流到離岸避稅天堂去。

 

 

來源:網絡

比如特拉華LLC公司,

1993年,特拉華頒布的LLC法就已經很經典,LLC是個穿透結構,LLC公司不交稅,股東也有稅收優惠。

LLC能盛放所有者的任何財產,比如房產飛機知識產權,能任意定制合同章程,能在任何國家運營,并且被宣傳為能保護個人財產,因為債權人只能先追LLC才能到你的房產飛機知識產權。

到如今,美國2/3以上的新公司都是LLC類型公司。(來源:delawareinc.com)

而很多離岸LLC類型公司卻是參照特拉華LLC法律,比如馬紹爾群島LLC(Series LLC (SLLC)),比如百慕大LLC(16年1月1日生效),比如開曼新頒布的LLC(16年7月13日生效)

 

 

來源:網絡隨便搜的,漫天遍野的宣傳,隨便就能看到,我們對真實性不背書。

比如美國“國內資產保護信托”(DAPTs),

1989年離岸庫克群島,首個推出防止債權人追債的資產保護信托,

到了1997年,美國阿拉斯加州終于按耐不住,頒布了允許保護資產的信托,即DAPTs,之后不久,特拉華州、內華達州、南達科他州等州便跟進頒法。(來源:wikipedia)

晚了些時光,但是絲毫不妨礙美國把自己人的錢爭取過來,

因為美國對于外國信托,本來就有嚴苛的報告和稅務規定,1996年法令又對非美國居民設立外國信托嚴防死守,防止濫用離岸信托逃避稅,

以至于,拿累積收入稅收規定說,美國人設離岸信托還不如設個岸上信托劃算。

所以,可以看到,上個世紀80年代金融自由化崛起開始,甚至還要更早,美國就絲毫沒有落下岸上金融的建設,根本就不比一般的離岸避稅天堂差。

 

 

撬開瑞士銀行的保險箱,推FATCA

 

但是,比起瑞士,美國岸上還是差了那么一些些些,

三百多年來,瑞士銀行有嚴格的保密制度,如果追溯法律,1713年日內瓦會議,禁止任何人透露賬戶信息,這曾是瑞士銀行業最引以為傲的信譽口碑,與鐘表業一同成為這個國家的名片。

但是,瑞士的保險箱徹底被美國給打開了。

 

 

來源:網絡

隨著瑞士銀行(UBS AG)的預算赤字和稅務欺詐丑聞日益嚴重,2008年,美國指控UBS(瑞銀集團)幫助美國客戶逃稅,

迫于美國政府壓力,2009年UBS妥協了,UBS與美國政府達成協議,同意向美國政府支付7.8億美元了結訴訟,并提供4450個涉嫌逃稅的美國客戶的賬戶信息。

為了一勞永逸的解決海外避稅賬戶的問題,在奧巴馬推動下,一年后,2010年,美國通過了“外國賬戶稅收遵從法案”(FATCA),要求外國金融機構向美國IRS報告美國納稅人的賬戶相關信息,不合作的金融機構,將被扣繳來源于美國所得的30%預扣稅。

在美國的攻勢之下,德國、英國等飽受逃稅之苦的拮據的歐洲國家,一改往日對瑞士銀行保密制度的放任,也開始不斷對瑞士方面采取行動,

同時,20國集團(G20)與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達成了一致:不再容忍長期慫恿逃稅的避稅天堂啦。

 

 

來源:百度圖片

2013年9月,瑞士和美國達成協議,決定執行美國FATCA,(面對失去進入美國金融體系的威脅,包括百慕大和開曼群島等傳統避稅天堂等100多個國家,都與美國簽署了相關協議,承諾遵守FATCA)

2014年5月,瑞士和其他46個國家簽署了《稅務事項信息自動交換宣言》,承諾執行銀行間信息自動交換全球新標準,意味瑞士銀行保密制度走向終結。

在美國的推動及全球金融業透明化沖擊下,瑞士銀行的保險箱被徹底打開,

對于有洗錢或逃避稅行為的持有人來說,曾經的瑞士銀行賬戶越來越變成一筆毀譽參半、漸至臭名昭彰的負面資產。